unnamed  

 

記得小時候,台北市有一種季節叫做梅雨季,會連續下上一兩個月的雨,衣服永遠曬不乾,這雨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不至於是暴雨,但就是延綿不斷的一直下,下的人要發霉,小孩子想出去玩被困住感覺很苦悶,但我記得那個時候不太缺水,北部住久了,也習慣了陰雨天。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梅雨季好像就慢慢消失了,氣候變得很奇怪,不是乾旱就是水災,幾個月不下雨,一下雨就要把人淹死,一年比一年熱,水災一年比一年嚴重,反正梅雨季不見了,四季變得古怪,我想如果我是地球,被人類這種病毒這樣搞,也會全身不舒服、性情變的古怪也很正常,而且人類很煩,希望全世界的物種都死光只留下人類就好,這種不平衡的生態,氣候變成這樣都是人類自作孽吧。(無緣無故又變成罵人類的文章)

 

我喜歡好天氣,大部分的人也喜歡好天氣吧?但我身邊也有喜歡下雨天氣氛的人,他們看到太陽會焦躁,頭暈,心情不好,而我是遇到雨天就會有點憂鬱,懶散,覺得很無聊,我想我們兩者的心情都是一樣的,只是下雨時我們在哀號,他們在歡呼。

 

我住過最多雨的地方在汐止,冬天整個家根本就像水族箱,牆壁都能滲出水,濕度很重,冬天的雨幾乎是不停的,我記得一個冬天三個月下來不到兩周的好天氣,我家的瑪爾濟斯因為潮濕我又不愛幫他洗澡,怕他冷又不幫他們剃毛,冬天就變成兩隻拖把在家跑來跑去。

 

由於汐止雨天的日子太長,總要替自己找找樂子,開吃去金山泡溫泉吃當歸鴨肉變成周末的樂趣,又冷又濕的雨天,穿著泳衣從更衣室衝去大眾池時那段路非常刺激,因為這段路雖然很短但沒有屋頂,我們要穿那麼少要衝這一段還要淋雨,覺得自己根本在自殺,然後終於衝到大眾池想也不想就選了一個水溫最高的溫泉跳下去,當時覺得自己很像某種食物,冰鎮完滾熱水,滾完熱水再冰鎮,如果被吃的話當時的肉應該很Q彈吧?聽著雨聲身體泡在熱熱的溫泉水裡,有種一輩子都不想離開的幸福感,冷死我也沒關係,因為我有溫泉罩著我的想法非常得意。(結果同行的朋友因為去的次數太多,泡的時間太頻繁,皮膚泡到起疹子,所以大家還是要小心不要泡溫泉泡到這種程度XD)

 

溫泉結束後,最想再去吃一碗熱騰騰的湯,開著車晃到了金山的街道,濕冷的街道上有幾攤賣鴨肉的店家,這個時候吃上一碗當歸鴨肉湯,然後點一堆小菜,吃飯的時候大家都不聊天,默默的把桌上所有的菜吃光,還跟老闆續湯續了兩碗,整個人非常暖和,這個時候覺得就算打赤膊在街上走都不怕冷(當然沒這樣做),總之這樣冷濕的天氣配合著溫泉的熱氣與食物溫暖讓我度過了兩個汐止的冬天,而且金山溫泉跟其他溫泉勝地不同,人不多,也沒什麼觀光客,去泡溫泉會讓人覺得很像去家裡附近的老街道走走,不用人擠人,也不需要浪費很多時間在排隊,沒有豪華的大飯店與湯屋,但我們感受到的愉悅是相同的。

 

 至今我還是很懷念那種冷熱極度反差的爽快的感受,就連我這樣討厭雨天的人,找到跟雨天匹配的快樂也能很盡興。不過後遺症是,來到高雄之後,冬天就算冷也不濕,沒有冷到刺骨的感覺去泡溫泉覺得好無聊,我感覺自己只是在泡熱水,溫泉的氣氛就是要有下雨啊才會感到痛快啊,然後稍微冷一點朋友糾說要吃羊肉爐跟當歸鴨我也不感興趣,氣氛不對,感覺不對,做這事情都變得超沒味道,沒辦法,這是我在汐止的堅持,到現在還是沒辦法改掉。

 

北部的雨跟南部的雨有很大的不同,南部的雨就是很豪邁的華啦啦的下到爽,然後過沒多久就忽然變晴天,南部太陽的威力真是不能輕視。剛來高雄時對於這種天氣變化我感到很錯愕,剛剛不是還烏雲密布,一付半獸人等下就要侵占高雄的恐怖詭異的天氣,然後下一刻太陽就轟隆隆登場,好像剛剛的事情都沒發生過,濕濕的地板立刻被烘乾,難怪有一次在高雄跟朋友騎機車出去,明明已經下雨了,我急著穿雨衣,他還很帥氣地說不用穿,等下就停了。(結果那次雨很大又下很久,他就被淋成落湯雞了XD)但北部的雨天就不同了,準備早上出門開始下雨,你就要有心理準備今天一整天都在下噢,而且可能一整周都是陰雨天(除了基隆,基隆根本已經是沙漠氣候了,我住汐止時,只要去基隆市區基隆就不下雨,尤其是夏天)所以在北部對於天氣不好沒有雨傘的恐懼來到高雄已經漸漸失去危機意識,因為只要想著反正等下雨就停,就會很囂張的空著手出門。

 

北部下雨的氣氛有種頹廢的詩意,而且大家很習慣雨天,就算雨天也能打扮美美的出門,照樣看電影逛街,但南部因為太缺乏下雨意識,一下雨大家都會變得很狼狽,想當初我在汐止還備有漂亮的雨鞋以便下雨天出門玩耍用,來到南部我連正常靴子都氧化了= =” ,至於漂亮的雨鞋除非我去魚市場打工可能才用得到了吧…….

 

  

 unnamed (1)  

 

 

創作者介紹

澤誼的官方說法

澤誼(榛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